www.108bub.cn >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

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威尼斯官方网www.0727com 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

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

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

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

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

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

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原标题:今天上午,环球时报年会台湾嘉宾与大陆专家展开激烈讨论今天(12月21日),《环球时报》2020年年会在北京举行。百余位来自国内外政界、学界和舆论界的权威人士、专家学者出席本次年会。此次年会中的议题,也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最受关注的政治议题,如香港的命运、台湾的统一、中美博弈和民粹全球化的问题等等。这里,我们给各位奉上这次年会上最“火爆”的一场:2020年,是不是统一台湾的关键点。对于这个话题,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的态度十分强烈。他也因此成为了这场议题中最焦点的一个人物。▲原南京军区副司令、中将王洪光他说,2020年确实是关键阶段,并提出了他对2020年有几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占了多数,这个趋势不可逆转;第二个判断是,大陆民众与台湾民众在统独问题上的意见背向而行,渐行渐远;第三个判断是,时不我待,再有5-10年,解放台湾、统一台湾的时候,将是两岸不可承受之重。王洪光说,蔡英文讲动员年轻人“芒果干”(亡国感的谐音),就是这些年轻人已经把台湾作为国家来对待,且这个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认为,这次台湾选举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台湾问题也比较严峻,对台湾民意“支持独立还是赞成统一”的调查,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大陆敢不敢打,美国敢不敢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他说,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多项涉台法案条款,2018年允许美国军舰停靠台湾,2019年允许美国军队与台湾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前11个月美国军队9次通过台湾海峡。这些对中美关系颠覆性的破坏,中国必须要有反应。但罗援也表示,台湾也有一个确定因素,即不管台湾哪个政党当选,绝对不敢公开宣布“台独”,因为敢宣布“台独”,就意味着它的死亡。“前段时间蔡英文说,统一不是台湾的唯一选项,我跟了一句话,统一必须是台湾的唯一选项,而和平统一才未必是统一的唯一选项”。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也表示,台湾明年的选举是台湾选举史上少有的一次,特别复杂、斗争特别激烈、变化特别无常。▲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他说,从目前的民调情况来看,蔡英文稍占优势,因为她现在在执政,可以动用公权力;此外,民进党内部比较抱团;第三,美国的因素、香港的因素,现在对她比较有利。但从造势情况来看,韩国瑜还是有希望的,冲击力、爆发力比较强。所以谁输谁赢,还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但王在希表示,他个人的看法是,我们没必要太关注台湾选举谁输谁赢,因为最终决定两岸关系走向的是大陆。连台湾民进党人士的研究分析报告也认为,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在大陆。所以什么时候解决台湾问题、用什么方式来统一,关键取决于我们的实力、我们的决心以及各项准备工作是否到位。从宏观来讲,国民党选胜了,两岸关系会缓和,但是统一的时间更长;民进党继续执政,两岸关系会紧张,但有可能加速统一的进程。王在希尤其谈到,现在民进党配合美国的对华遏制战略,支持“港独分子”闹事,不断给大陆制造麻烦,这样最终将迫使大陆不得不下决心实现祖国统一,解决台湾问题。历史证明,随着中国的发展强大,统一是历史的必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则认为,问题的重点其实是美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他说,统一有两个路径,一个是稳定和平实现统一,另一个是动荡实现统一。哪个路径最终成为现实,一方面取决于台湾,另一方面和美国对台政策相关。他说,美国认为2020年蔡英文当选已成定局,所以预计明年美国对台政策会有大突破。吴心伯进一步表示,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目前正在发生变化。他说,如果中美之间能够维持一个关于台湾问题的稳定共识与框架,台湾岛内的选择余地很有限,但现在美国正在动摇中美台湾问题的既定框架,也就是美国在中美竞争大格局下重新定义台湾的价值。他指出,这届美国政府是中美建交以来对台湾支持力度最大的。美国现在在全方位——从法律、外交、经济安全方面,提升美台关系,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而最危险的变化是美国试图突破两岸关系的底线,提升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针对这种变化该如何应对,吴心伯表示,如果蔡英文连任,工作重点并不在台湾,不要对蔡英文抱有希望,工作重点是针对美国。要明确美一旦挑战在台海问题形成的既定框架,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随着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转变,反制力度必须加强,这次危机的力度超过1995、1996年的危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认为,2020年是否是统一关键节点,要从“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和“政治与军事的关系”三个矛盾中来看。▲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他说,首先要看中美关系在2020年是不是到了关键点。因为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所以明年是不是我们统一的关键点,要判断一下2020年中美关系,尤其是不仅台湾地区领导人明年选举,美国明年也是总统选举,美国国内政局变化会牵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变化必将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变化。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这第二组矛盾中,戴旭认为主动权应该是操刀在我,我们是不是认为台湾统一已经到了关键点,应从国家利益、全局来考虑。至于第三组矛盾,戴旭表示不应该把政治、经济与军事的关系对立起来,甚至割裂开来。军事与经济一样,都是促进台湾统一的方式与手段,我们没必要把武力统一想象得门槛这么高,或者看得这么严峻,也不要把台湾两党执政形势看得那么严峻。“我们要冷静地分析,不管哪个党执政,要分析是不是有利于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机会。”另一方面,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表示,解决台湾问题,当下在于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华中师范大学台湾与东亚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周志怀周志怀认为,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统一前的问题,统一前要民主协商,协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制度性安排,然后从制度性安排过渡到台湾方案。但他也指出,现在蔡英文当局在反和平操作,比如昨天台湾地区副领导人辩论的时候,提及签和平协议就要损失主权。他说,台湾方面要想清楚与我们谈判的资本实力和条件,这个黄金交叉点早已过去,因此台湾越和我们早谈,越好。“他们如果可以拿出自己的方案,从议题设计到方案实施,做出符合他们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我想对台湾2300万老百姓是福祉很大的。”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认为,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落实“两制”的台湾方案,可现在确实没有看到具体的原则、和平协议。他说,这对大陆来说是一个非常艰巨的统一之前必须做的工作,而且要从未来台湾年轻一代怎么看统一的问题,来分析两岸关系的走向,要注意台湾年轻人的情绪。▲哥伦比亚大学中国项目联席主任孙哲孙哲还提示说,谈到台湾问题不能学术脱钩,对美国的判断要非常非常准确。他认为不能忽视美国国会对台湾通过的四个法律,但是现在大多解读远远不够。至于来自台湾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则提出了来自台湾视角的观点。他认为两岸应该谈一些结束敌对到统一前的工作。▲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张亚中说,“武统”是选择,但他担心美国把台湾当成中美关系的“武器”。他提示说,美国战略家不惜鼓动台湾跟大陆发生冲突,让台湾成为阿富汗,对美国来讲牺牲台湾有什么关系,可如果这样,中国就恰恰掉进美国的战略陷阱,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张亚中还尤其表示,他希望大家多思考一下统一前的工作,特别是大陆要有一个大论述,因为直接从敌对马上调到统一后,跨越太大了,跨越过程当中,台湾老百姓没办法跟大陆沟通。因此两岸要共同建筑统一大架构,再缩小。在随后的探讨环节,对台立场强烈的王洪光,与认为应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的张亚中展开了颇为激烈的争论。王洪光坚持认为统一时间紧迫,台湾很多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了,张亚中则坚持认为应该争取人心。但国务院台办原副主任王在希的观点得到了最多的掌声,他认为还是要坚持做群众工作。他还说共产党就是靠做群众工作起家的,如果做不好工作,我们其实应该检讨自己。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108bub.cn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www.108bub.cn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www.108bub.cn@qq.com